氤氲沉香醪,缱绻闻花朝。

知耻而后勇



寒木,欢迎叫我木木寒ʕ •ᴥ•ʔ

喻王,不拆不逆
看到diss喻王的直接怼回去,不好意思我不能忍别人diss我本命和我同好
有建议大方提,有理有据即可,情绪化的直接无视
虽说事不过三,但我的原则是只一次交锋,一回合内解决不了的事,再作纠缠都不会对牛弹琴
脾气比较软,不太容易生气,确实不喜欢吵架、不喜欢把事做绝,是有自己站死的坚定立场却仍旧渴望理想和睦的和平主义者
——但一旦真的发火……用杰希的话回应:“你要试试吗?”

关于

「喻王」晨光熹微(一)

  • 喻王,年下,年龄差一岁半

  • 改编自真实故事,故事源微博“北美吐槽君”

  • 看过这个故事的不要剧透哦,我改了结局,而且私设一堆


最后,容算错时差的我说一句:

喻文州生日快乐!



「一」


窗外的阳光明朗灿烂,远方的天空蔚蓝纯净,成片的云彩洁白清澈,连一丝一缕的边缘都看得清清楚楚。

踏出飞机,气温刚好,和风轻抚,一切都很宜人,明朗而又安宁,使人的心灵很容易平静下来,却又不低沉。

旧金山的早晨,一如往昔。


这是王杰希第一次来旧金山,也是第一次独自乘飞机出国。只身一人踏足异乡,一切都很新奇。但罕见的是,新鲜之余王杰希心底是平静的。没有想象中的慌张与怕生,一切平常地令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前世就生活在这里。

如果黄少天知道了他现在的所思所想,恐怕又要吐槽一堆,说他过于少年老成、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激情和冲动、还一本正经地异想天开。

不过随他去了。

这里是旧金山,也是王杰希即将生活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地方。王杰希虽然没有激动地睡不着觉,但至少也或多或少想象过一点未来生活的剪影。美国的高中生活会是什么样?同学老师会如何?还有那个早在他起身到来一个月前就殷勤地询问他的喜好和忌口的寄宿家庭,又会是怎样?

但即便如此,王杰希也没有过多考虑。反正马上就要见到人了,再思虑纠结也没什么用。


在行李提取处旁站得人都快散尽,王杰希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两个超大型行李箱。本着不让寄宿家庭等太久的原则,王杰希一手一个箱子向出口疾行。

果不其然,因早晨航班少、王杰希又拖得太晚的缘故,他一出去便看到了转角处一个大牌子,上面标着醒目的手写体“Welcome!Jiexi Wang :)” 在板子的空白处还画上了大量礼炮和彩带。板子旁站着一对笑容和蔼的华人夫妇,其中的妇人打扮地十分有气质,见王杰希一出来就低头很快核对了什么,然后热情地向他招手。

王杰希见状立即又加快了步伐,双手各推一个行李箱小跑着向前,在距离三米左右便大声地说了声“Sorry!” 却不料因速度太快、两行李箱重量过大而一下子偏离了前行轨迹,砰地一声敲在一起。而王杰希也因双手失控被甩了一下,踉跄几步后单膝下跪,差点摔在地上。

正当王杰希闷想自己第一眼就给寄宿家庭带来如此糟糕的印象而黯黯懊悔之时,一声清澈的粤语闯进了他的耳中:

“你还好吗?”


王杰希抬头,一个黑发男孩站在他面前。

他面目清秀,眉眼温和,唇角噙着一丝微微的笑。晨光透过飞机场两侧的落地窗,在他的脸上打下点点光影。

虽稍显稚嫩,但仍给王杰希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好似“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这个孩子真好看。和他相处,一定很舒服。

王杰希暗暗想着。

寻思间,一只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王杰希顺势拉住站了起来。

眼前的少年比他要矮一个头,手里抱着那块巨大的手写板。想必这就是他的寄宿家庭——喻家的儿子了吧,小自己一岁半的 William。


那对夫妇随即快步走来。王杰希礼貌地打招呼:“您好,我是王杰希。之后几年承蒙你们照顾了。”

“杰希好啊。”喻父接过了两个行李箱,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谢谢”

而喻母则紧张扶着王杰希的双肩,问他之前膝盖有没有磕伤,坐飞机累不累。王杰希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并感谢William拉了自己一把。“叫 Will 就可以啦,以后都是一家人。”喻母拍了拍 Will 的肩膀,对他说:“来,这是杰希哥哥。”

“早上好,杰希。很高兴见到你,我是 Will。”Will 吐字清晰,说罢还向王杰希伸出了右手。

王杰希也大方回握,说道:“早上好,我是王杰希。也很高兴见到你。”


随后 Will 主动请缨帮王杰希拉一个行李箱,王杰希没能推辞,只好跟在一边走着。

看着 Will 小心地避开行人,不停说着“Excuse me”,内心直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很讨喜。既安静沉稳又懂事乖巧,长得还好看。哪像他的表弟黄少天。明明两人一般大,那个却一开口就说个没完,迫使自己不得不开防火墙让自己洗脑屏蔽。再者,动不动还容易激动地像个小猴子似的上蹿下跳,虽说体育细胞是不错,性格也阳光开朗,但天天这么闹腾,王杰希实在吃不消。

这么看来,眼前的 Will 简直是天使。王杰希简直立即怪蜀黍心态发作,想把他当亲弟弟宠。

如是想着,王杰希便不忍心让 Will 再推这个超大型行李箱,刚想拉过把手却因他的一个小绕圈而抓了个空。

“杰希坐了这么久飞机肯定累了,而且现在在北京还是凌晨睡觉的时间吧,箱子就我来推好了,而且马上就到爸爸的车位了。”Will 仰头说着。

闻此,王杰希一抬头,果然不远处停着一辆大型私家车,只好不再多语。


之后便是由喻父开车回家。一路上,喻母与王杰希闲聊着,倒是喻父和 Will 没再怎么说话。

从交谈中王杰希告诉喻母,自己是一中考完就来到了旧金山。此外也得知喻氏夫妇原本都是广州人,结婚后一起到美国工作并生下了 Will。所以家里一般都说粤语,不过 Will 因为学校里华人比较多的缘故粤语、普通话都会说。说罢,喻母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问王杰希:“杰希你听得懂粤语吗?感觉你一直说的都是普通话。”

终于发现了吗,王杰希无奈地有点想扶额,但明面上还是礼貌地回应说:“大致听得懂。”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身旁正在看风景的 Will:“你有中文名吗?”

Will 有点愕然,但很快地回神答道:“我的中文名叫喻文州,这么写。”随后在手机上打下了自己的名字。

“文州……”王杰希轻轻地念叨着这两个字,不禁莞尔:“真是个好名字。”


“对吧,”喻母插话进来,“我们希望文州不仅能彬彬有礼和蔼温润,还能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这可是考虑了好久才选定的名字。多亏我这么用心,就凭他爸,文州不叫喻鱼就不错了。”

通过后视镜的反射,王杰希看到开车的喻父尴尬地笑了笑,喻母则是一脸开心的小骄傲,再加上身旁喻文州略微躬身、肩膀一抖一抖地忍笑,自己内心也一下子畅然起来。

真是热情亲切的一家人,自己也会和他们生活地很愉快吧。王杰希欣慰地想着,不多时便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刺眼的日光一下子打在眼皮上,王杰希稍一偏头就撞上了车窗玻璃。刚一睁眼,只见车早已停在一幢独栋别墅门口,喻父正往里搬着行李。

咚咚咚,喻文州敲着车窗进入王杰希的视线。

“杰希,中午好。到家了。”喻文州浅笑着向他打招呼。

“奥中午好,抱歉 Will,我睡着了。”王杰希说着立即下了车。


走进别墅,内部装修主要以淡黄色为主,前门直对上二楼的旋转楼梯,左手边有几个大工作室、洗衣室和一楼浴室,右手边是厨房、餐桌和客厅。绕过旋转楼梯,后方直通后院,透过门玻璃,隐隐看到一个家庭游泳池。

“你的房间在二楼。”喻文州引导着王杰希爬上旋转楼梯。

“这里是我父母的房间,这边是浴室,最右边的是书房。最里面靠左的是你的房间,旁边是我的,虽然没我的大,但家具都很齐全。”

王杰希闻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这是个朝南的屋子,家具配得很齐,空间布置宽敞。床单被子都是崭新的且铺得整整齐齐。晌午时分光线透过房间里的一块大落地窗,照得整个房间温馨祥和。

“妈妈听说你比较喜欢绿色植物,还特地去买了一盆绿萝和几盆多肉摆在书架上,“喻文州顿了顿,又接着说,”她很喜欢你,而且还是第一次接待留学生,特别激动,总和爸爸说着要多一个儿子了。”

王杰希只觉得心里撑得暖暖的。他没想到喻家竟然对他的到来这么上心。


然而更感动的还在后面。

考虑到王杰希倒时差,中午正是他原本刚醒的时候,喻母特地买了几笼小笼包和各式中式糕点,并亲自熬了鸡粥给他喝,一边还为餐点的简单而抱歉。

对此王杰希简直受宠若惊。作为一个北方汉子,每日早餐至多是油条豆汁,如此丰富的餐点真真是从未体验过。再搭配上喻文州礼貌地递上餐具和一句乖巧的“杰希请慢用”——

喻家太好了,喻文州真是天使。

此时的王杰希只想极尽所能地报答他们,并宠着喻文州。


之后的三天,王杰希因倒时差,经常处于疲乏犯困的状态。

每当喻文州见他打瞌睡,便立即提醒他上楼睡,到了饭店按时叫他,对于王杰希常有的起床气也从未厌烦,总是耐心地一遍遍叫他。

清醒时分的王杰希每每想到此,心里对喻文州的好感度都不听飙升。


喻文州真是天使,有这样一个弟弟真是太幸运了。这句话在王杰希心里翻滚了无数遍仍不过瘾。


故此,当第四天王杰希被喻家带着一同去中餐馆参加外出聚餐,表面微笑地嚼着入味甚微的凉皮之时,心里想的全是怎么给喻文州投食地道中餐。

出国前迫于王妈虎威,对吃食从未有何追求的王杰希被逼着学做了一年的菜。如今出师,虽不见有大厨之技,但迷倒一片外国学生的胃还是绰绰有余的。

再加上如今有了投喂的奋斗目标,王杰希只觉得自己从未这么认真细致地切过土豆,努力地将其切得大小适中形状美观,也从未这么小心谨慎地控制火候和调料。对于西红柿炒蛋,原本抓起一指盐就撒的王杰希如今却对一指的量反复纠结。最后还露出了绝活——清蒸大虾。一向懒得动手清理的他此时却细心地用牙签将筋一只一只地挑出来。

饭点一到,望着一桌热腾腾的新鲜饭菜和汤,喻母激动地几近流涕、随即就拍照发facebook,喻父赞赏地说着“不错不错”,一边拍拍王杰希的肩膀。而喻文州,长年活在喻母不敢恭维的厨艺淫威下的喻文州,此时只有发愣的劲。

王杰希望着发呆的喻文州,突然想戳戳他白嫩的、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




然而令王杰希有些沮丧的是,喻文州对他的热情似乎有些招架不能。

比如晚餐期间,王杰希见喻文州不太擅长拨虾,便数次表示愿意帮他,但每一次喻文州都会礼貌地拒绝并表示自己可以。

再比如,晚餐之后是喻文州的日常遛狗时间,虽然当王杰希听到这只雪白博美叫“Jessica”时有点嘴角微畜,但依旧表达了自己想和他一起逛逛小区的意愿,对此喻文州罕见地迟疑了一会才答应

再如遛狗回来后不久,王杰希听到喻文州在书房练琴,便循声小心地蹑进书房旁听。对此,喻文州只是淡淡抬眸,向王杰希点点头,便不再招呼他。一曲尽了,对于王杰希热衷的称赞也只是浅浅笑着表示感谢。


可即便如此,每当第二天早晨王杰希一睁眼便看到沐浴在晨光里的喻文州,眉眼弯弯,笑盈盈地说着“杰希早上好”的时候,前一天的小小沮丧即刻就不翼而飞了。

毕竟,他比成天“老哥老哥”的喊着,然后一下子坐他肚子上把他压醒的黄少天相比,要可爱多了——虽然多数时候王杰希还是挺感激后者的高成效让他赶上了许多事。


早饭过后,王杰希跟着喻文州一起去书房看书。

昨天光顾着欣赏音乐没注意别的,今天一观察才发现喻文州家里书真的很多,不仅有许多中文、英文的原版书,更是题材各异、语言也多种多样。王杰希想想也不觉奇怪,喻文州父母都是美国大学教授,一个读心理一个读社会学,难怪喻文州才初中就知书达理、温文尔雅。

想比于父母都是企业家的自己,从小都是放养,但这也给了他充分的自由去钻研自己喜欢的学科,最终虽有英文短板,但还是凭着出色的竞赛成绩获得了美国高中的垂青,而父母企业家的财力也使得他们家能担负得起王杰希未来至少十年在美国求学的开销。

少顷之后王杰希才回神,此时喻文州已然端着书安静地看了。王杰希俯身扫了扫内容,发现是自己完全不认识的语言,但碍于不愿打搅他的专注,便独自拿了本原版《呼啸山庄》坐在喻文州旁边一起看。

四下寂静,徒余间歇性的“莎莎”翻书声。王杰希不经意间的抬眸,眼角扫过实木的棕红地板、色泽各异的书脊、明亮的玻璃窗,以及滴答滴答作响、色彩鲜艳的德国木质钟。

此番此景,倒有点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意味。

这就是家的感觉啊,真好。王杰希暗暗想着。


之后的几天,王杰希依旧对喻文州孜孜不倦地热忱着,还帮着喻母做了许多家务,比如收拾工作室里的材料、帮忙挂衣服、整理储藏室等等。

而喻文州对王杰希的态度也可谓不温不火。虽没有像王杰希那样主动热情,但也是处处礼貌得当地回应。

唯独略有些抵触的大概是身体接触。

比如两人一起整理储藏室,当王杰希帮身体不够高的喻文州搭下手一块从高架上拿箱子的时候,他隐隐感觉喻文州的后背有些回避自己。

类似的还有一次喻文州因为要参加学校活动而穿了一件小西装。王杰希觉得用发胶固定了一个大背头的喻文州有些罕见的泠冽和陌生,但看见他戴的领带有些歪,还是下意识凑近想帮他整理一下。谁料喻文州竟突然一躲,让王杰希有点无措。但很快他小声地说了声“抱歉”,然后乖乖地站在王杰希面前让他整理领带。


王杰希只当喻文州有点怕生,还没完全从心底接纳他。

对于喻父喻母叫他“文州”,而自己则是一般的“Will”这一点,王杰希也是心知肚明的。

不过既然同住一块屋檐下,大概很快也会打成一片、成为好兄弟吧。就像他和表弟黄少天,虽然彼此嫌弃,但联手坑起损友叶修和父母时还是是心向一处使,互相打掩护照应。更何况是与他脾性相合的喻文州呢。

评论(4)
热度(35)

© 寒木发春华 | Powered by LOFTER